年轮志

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影视志 > 电视志

从《白夜追凶》到《白色月光》,剧集系列化的五元文化如何为观众打

2020-08-21 14:21:23年轮志
  8月18日,《非常目击》在爱奇艺的短剧单元“迷雾剧场”开始播出。这是制作公司五元文化继《十日游戏》后,在“迷雾剧场”播出的第二部作品。此后,五元文化还有《在劫难逃》

  8月18日,《非常目击》在爱奇艺的短剧单元“迷雾剧场”开始播出。这是制作公司五元文化继《十日游戏》后,在“迷雾剧场”播出的第二部作品。此后,五元文化还有《在劫难逃》、《致命愿望》两部作品将会在该单元播出。8月19日,五元文化还有一部都市情感悬疑作品《白色月光》在优酷的悬疑剧场播出。

  五元文化创立于2015年,导演五百和马李灵珊一同创立。“我们聊天时,发现彼此对中国未来影视产业有比较一致的认知,当时出现了新的平台及渠道。我们认为一定会有新的表达形式和内容出现,都觉得应该跟新导演合作,用新的拍故事的方式。大家志同道合,就一起做了。”马李灵珊表示,这是她与五百导演决定合作的起点。

  对互联网内容的熟悉,是五百在当时坚定自己做公司的优势之一。“我从2007年就开始给互联网供应各种各样的片子,了解观众的想法。做《心理罪》时心里很清楚,网剧的时代正式来了。那时候好多人没转过身,我已经很清楚后边是怎么样。”马李灵珊认为,五百可以算是整个公司的“精神灵魂”,他在公司当中“奠定了五元的气质,制定大的战略方向”,而她自己更多偏向于运营、中后台、市场以及投资者关系等方向,让更多的事件能够具体落实,“开玩笑说,我是make it happen。我们双方各有侧重,但分工也没有那么细。”

  创造精品内容,是五元文化的核心竞争力。在马李灵珊看来,网剧相对来说方向和审美取向会更加多样化,但不论播出的平台如何改变,精品内容一定是最为重要的核心,“我们从来不打尺度上的擦边球。”

  五元文化成立至今,从《灭罪师》开始,已经打造出15部影视剧作品,其中既有已经播出的热门剧集《白夜追凶》、《古董局中局》,电影《“大”人物》,也有尚未播出的长剧集《隐秘而伟大》、《荣耀乒乓》,还有在“迷雾剧场”中播出的短剧《十日游戏》、《非常目击》、《在劫难逃》、《致命愿望》等等。其中有9部仍是待播状态,马李灵珊并不担心,“我们所有剧都是发行平台都定了的,很多戏只是需要等待(平台在)合适时间点才能放。”

  这15部影视剧,也大多是由弧光联盟进行打造。弧光联盟就像五元文化内部的一个品牌,与各个导演、主创的签约也是经纪约的形式。五百在多年前构建的弧光联盟,正是五元文化这个公司围绕运营的基础,“弧光联盟和五元文化是一体的,联盟是核心”。

  之所以成立弧光联盟,也是因为五百本身具有不错的统筹能力,看到了当下年轻创作者的可能性。在成为导演之前,五百本来就做过公司,“我觉得市场给导演的环境没有那么直接。五元是整个围绕弧光联盟配备各个部门,想让更多年轻优秀的导演能够踩着弧光弹起来。”从本质上来说,五元文化周边的所有部门,都是弧光联盟的配套,“就是帮联盟做服务”。

  创立之初,根本没有人想加入弧光联盟,“我们三个人跟犯罪团伙似的(笑),没人相信”。《灭罪师》导演杨苗、《画江湖之不良人》导演王伟,就是弧光联盟最早的成员。“我知道他们什么样,但没有作品市场是不认的。那时市场多少认我,我就一点点带他们。之后一点点做起来,咱们五元就是这么来的。”

  从2019年开始,越来越多的创作者开始希望加入弧光联盟,不过并不能随便加入。五百认为,他希望前来加入的成员,“首先人要对,格局和胸怀要大。心眼多的人用不到太正的地方,有的人聪明但长久是不行的。我们宁可带一些没那么成熟但心是OK的人。我们淘汰过几个人,有的又想当导演,有想当老板,又想挣钱,又想出名,所有都想靠一个戏得到,这种人的欲望掩饰不住。导演拼到最后拼的是格局,不是技术。其实很多导演有才华,这方面我很少跟他讨论,恰恰常讨论的是出去少吹牛、少喝酒,多做运动保护好身体。”

  能力也是必须考量的因素之一,“还是得有点实力,比如主创人员,可能哪部戏我们合作过,会邀请加入联盟。主动过来想加入,得拿出差不多的作品看看。不用说梦想跟理想。而且随着发展,联盟肯定越来越精致化,门槛会越来越高。弧光联盟和五元文化都在成长,现在没有标准化的东西,可能每年都在变。”

  如今,这一组织已经有30多位成员。五百将其发展定义为”自然成长“,不仅有很多人会主动接触,也会有专门队伍去每个电影节去寻找新导演,“我们不着急签任何人,先认识我们弧光联盟跟五元文化的成员,如果喜欢这个氛围觉得地方对,你也有才(就可以签)。如果迟迟不敢签,也可以先合作。”

  这个组织整体的管理也相对松散,马李灵珊认为,“很多人留在这里,一是没有道理走,我们不抽导演的成,服务是免费的,拍公司的戏给的费用,都是正常市场价,有时候甚至可能高一点。二是我们有制作能力,导演拍我们的戏能得到更充裕的创作时间。我们还会拍出很多噪音,包括创作上的和资本经营上的,只需要关心创作。”

  目前弧光联盟中有18名导演,还有一些动作指导、副导演、执行导演、作曲、后期等等。“(签约导演)我们叫陪伴式成长,我们签新导演,一定是有优点有缺点。弧光联盟和五元文化,就是补足缺点,让你发挥优点。好多新导演控场都控不住,摄影灯光都欺负他,但在咱们弧光联盟就不存在这些问题,不存在辈分压人,不管是谁如果不配合导演,就开掉。”

  在五元文化创立的五年时间里,能每年都保持产能频率最终制作15部影视剧的公司并不多见,这也给许多从业者提供了非常多的工作机会。加入弧光联盟,也就意味着在影视寒冬中有了一定的工作保障,有一定的优先权能接触到五元文化的作品。“(我们的)任何一部戏开机都可以去,如果觉得自己不够成熟,可以去剧组找一个适合的职务跟着做。”

  “组建弧光联盟的初心,就是影视圈的人才一定多起来,影视行业才能有变化。现在我们的影视行业太初级了,工业化也不行,只有凤毛麟角的优秀的人,这几个人是撑不起一个国家的影视的。市场需要良性的竞争。”五百表示。

  虽然弧光联盟不断扩大,五元文化也不断成长,但马李灵珊认为公司在心态上依然是一家创业中的公司,“我们要广泛尝试新类型和表达方式,比如12集的短剧。我们如果总做常规的很长的剧集,是做不过大公司的,一定要在市场里提供新需求。内容领域是典型的供给创造需求的市场,如果盲目跟风是没有前途的。”

  制作能力,是五百心中五元文化最强的方面,“拍戏对我们来说不是太大的问题,制作是一个执行的过程,只要扔时间进去,不可能拍差了,只有意外是控制不了的,其他都是熟能生巧。而前期孵化剧本、定好方向,是现在比较重点的考量。”马李灵珊也认为五元文化的制作质量不会存在明显的波动,“制作质量本身是可以拆解成一个个很小的环节,剧本、演员、服化道、摄美录、宣传等等。一家成熟的公司制作质量不会出现大波动,但剧的播出效果无法预测。”

  制片能力之所以强,五百认为主要原因是整个团队都十分务实,执行制片人都是从零开始逐步带起来的。而且他还提到,在五元文化的剧组中,不设制片主任这个职位,而是将这一部分的任务,分成几块给到几位不同的内勤和外勤,保证剧组不会因为某一个人停摆。而合作伙伴,包括后期、视效、音棚等等,都是筛选过许多轮之后有实力的公司,“性价比很高,而且他们也喜欢跟好的内容公司合作。”

  “真正做事的人都不太着急,天天催着合作的,基本都不太成事。真正做事的人不着急,心里有底。我跟新导演每次都说,无论创作上,还是家庭、生活里,碰到火烧眉毛的事,睡一觉第二天再说,啥事都没那么急。”

  既是导演监制,又是弧光联盟的发起人,还是五元文化创始人,五百却不认为这三个不同的身份会让自己分身乏术,“人与人之间能有什么事?君子之交淡如水,没必要天天喝。友谊不是相互取暖,是相互成全。我能帮到你,你也能帮到我,这样友谊才长久。你有我想要的,我有你想要的,这就合作了。你不用天天哈着我,我也不用急着找你。比如我们跟平台合作,我就说手上有5个不错的项目,要不要聊一下?(我们就)立刻排时间见面聊,很快,没有那些啰嗦。前提就是,平台觉得内容不错,我们稳扎稳打在做,他们觉得跟五元合作踏实。”

  五元文化强大的中台,是五百放心投入项目的重要原因。“(公司里)我属于什么(权力)都可以下放的,经营管理这些东西没那么耗时间。资本的本质不复杂,拍戏的本质也不复杂,很多事情是能简化的。做任何都有最高级别的事,我可以帮他们分清,让他们把最重要的事解决掉,剩下他们自己定。”

  作为制作方,与平台之间建立信任,五百靠的是“先吃亏”。“我跟你合作一部戏,我不赚钱,播出来看,觉得OK我们再谈下一部。《心理罪》、《灭罪师》、《不良人》,包括《白夜追凶》都没赚什么钱。赚钱着什么急,这么年轻。当你实力抬到那儿的时候,他跟你很低的价格你会同意吗?他也不好意思张这嘴。”

  马李灵珊也表示,“我们做《白夜追凶》利润非常少,第二年补税后,算下来是赔钱做的。但在这之后,五元在悬疑剧领域有了一些自己的议价权,我们就能相对从容一些。最近的几部戏,预算也不是特别多,但起码是能以比较好的质量完成的。平台也能(在我们这里)买到好东西,这是他们的诉求。”

  摸透各个平台对内容的各类需求,再将不同的内容提供给各个平台,是五百在公司内容制作上的规划。“作为乙方,作为创作公司,一定要有预判。他们看回馈和数据,意味着事情已经发生,选剧本、找演员、拍摄,一年算快的,影视有它的滞后性。”同样的12集短剧,《十日游戏》、《在劫难逃》、《非常目击》和《致命愿望》这四部在爱奇艺的“迷雾剧场”播出,而《白色月光》则在优酷播出。

  马李灵珊表示,这几部悬疑短剧都在更细分的类型中各具特色,“《十日游戏》以爱情为主线推进;《在劫难逃》我们尝试让流量扮演反派,非常强情节;《非常目击》有些文艺,导演的个人风格和很强;《致命愿望》有一点轻科幻冒险的色彩,冯绍峰饰演的主角看上去中年老油条但其实很有少年气;《白色月光》是女性向情感悬疑,主线是面对爱情、婚姻时何去何从。”

  成系列,也是马李灵珊希望可以赋予这些优质内容更多商业价值的方式之一。迷雾剧场这样将多部短剧接连推出,“可以强化在这个领域中大家对我们的印象,以及(有利于)我们自己再做细化的类型上的突破和创新。”

  制作短剧的这个想法,其实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出现在五百的脑海中。两年前,五百与爱奇艺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首次交流各自对短剧的想法,促成了他们在迷雾剧场上的合作。

  五百认为,12集短剧,是他站在甲方和观众的角度去思考的结果。“我连续几个12集剧往外出,后续别人追也不太好追。12集是很好的商业模式。美剧为什么每季十几集?因为一下卖60集,平台像不像赌博?七八个亿,万一播出达不到想要的效果呢?平台很难受。12集就算一千万一集也才1.2亿,试错成本低,第一季不火就不做第二季,再做其他的。而且短剧五六天拍一集,跟现在电视剧两三天拍一集,质量能一样吗?”

  短剧也是五百心中能提升内容商业价值的有效方式之一。虽然在目前来看,并不能直接挣到更多钱,甚至可能单集成本更高,马李灵珊表示,“视频网站是按集买,如果故事拉长,边际成本是下降的。我的道具服装置景,60集和12集都是用,所以12集的成本一定是高的。我们最贵的一部单集成本到了大几百万,但视频平台给的预算高不了太多。”

  短剧第一季不赚钱,但五百认为,只要拍好,“第二季就一定赚钱,投资、广告电话打爆。《白夜追凶》第二季在秋季会刚发,优酷招商部十分钟就进来1.2亿。你第一部做好,第二部想赚多少钱看你心情了。当你赚钱没压力、平台赚钱没压力,到时候跟平台就得商量了。当我们自己都能投钱拍第三季时,到时候就能(做选择),我是放这个平台播,还是那个平台播。归根结底,还是好内容。(好内容的顺序)一定是社会属性、工业属性、商业属性,影视行业最大价值不在于能赚多少钱,而在于影响力有多大。”

  “美剧的模式,人家用了这么多年,一定是有它的道理的,我很认可。这种改变得大家一起努力,不是我一个人改变,平台也要有勇气和决心,而且实际上改变后对谁都好,反而对我们没那么好,变相意味着我们从to B变成to C了。我们都有勇气面对观众,甲方有啥不敢的?而且有没有想过,短的剧集也OK,看60集不累吗,你多少年没看过超过40集的了?长剧受众是粘性比较大的女性,听也行,二倍速也行,女性很多维,可能边化妆边看。但可能很多男生不行,必须认真看。”

  如今,五百直接担任导演拍摄的剧集已经不太多,迷雾剧场中只有《在劫难逃》是他执导,其它剧集他大多只担任监制,帮导演“码局”。“我会让导演先码,之后告诉你哪个演员或者摄影之类的可能不行,因为我知道平台、观众喜好,你可以试一周。开机前7天是黄金周,任何人包括主演都能换。《十日游戏》开拍前三天,摄影团队全换,灯光保留,第一副导演带来的团队也全换。很快,啥也不耽误。我个人对导演没有情怀,我着急别的导演能早点出来,他们做出来(好东西)比我自己出来更高兴,我差不多就行呗。”

  从公司内容规划的角度来说,虽然五元文化最为知名的类型是悬疑剧,但五百并不会限定只围绕这一个点进行打造,“每个人的兼容性都很强,大部分观众都是花心的,今天吃麻辣烫、明天吃火锅、后天吃牛排。天天看悬疑,累死了,观众他们也想看谈恋爱的、亲情的。”

  主旋律献礼剧,也是五元文化的重要内容类型之一。马李灵珊认为,“讲述时代大潮之下的小人物,青春阳光正能量,还有历史转折的结点上的人们如何找到生命的意义,(这些方面)我们都会继续深耕。”《隐秘而伟大》、《荣耀乒乓》等这类剧集,也都会在今年上线。

  在2018年进行B轮融资后,五元文化至今没有再度融资。马李灵珊表示,五元文化融资后已经完成9部剧,公司已经在高速运转,“而且公司扩张不止跟钱有关,可能跟人才招揽、发行管理能力都有关。再融资不在我们近期规划里。现在一些投资人想进影视行业来抄底,但我对我们有信心,你要进来必须付出我们认为合适的溢价成本。我们从来不走靠砸钱拿大IP、流量明星的路,主要靠内容深耕和运营深耕来完成。”

免责声明:以上图文内容年轮志网整理,来源于网络,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!

本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,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!